《賀少的天價丑妻》[賀少的天價丑妻] - 第2章 他是瞎子?

夏阮阮趕緊繼續開口,直到門外的人影離開,她才收聲。
男人坐在輪椅上,面無表情的開口:「滾下床。」
「我……」夏阮阮氣急。
不過視線落在他的眼睛跟雙腿上,又開始心軟。
他,也是個可憐人。
像個傀儡一樣留在賀家,不僅眼瞎腿殘還沒有自由,甚至連自己的婚姻大事也做不了主。
她鬼使神差的開口:「我也許能治好你的腿……」
賀淵面上的表情越發冰冷,「你知道撒謊的代價。」
夏阮阮捂着胸口,她沒有撒謊。
出生就帶着醜陋嚇人的胎記,剛學會走路就被夏家扔到鄉下的外婆家,母親病重過世,就只剩她跟老人相依為命。
十歲那年意外遇到隱士神醫,不僅將臉上的胎記治好,更是學得一身醫術。
她剛才湊近觀察了一下賀淵的雙腿,初步判斷是神經壓迫到了,所以他感受不到小腿的存在。
夏阮阮知道口說無憑,她轉身從背包里拿出銀針,將男人的褲腿撩上去。
銀針還未刺過去,女人的手就被抓住。
賀淵直接推開她,薄唇輕啟吐出一個字:「滾!」
望着男人輪椅離開的背影,夏阮阮手足無措的留在房間里。
男人一走,夏阮阮乾脆就在床上坐下。
不僅僅是為了外婆的醫藥費,賀家也不是她能主動走人悔婚的對象。
一整天婚禮下來她都沒吃東西,又餓又累之下她半躺着不知不覺睡了過去。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耳邊突然傳來一陣喧鬧聲。
「快去找家庭醫生過來。」
「賀少又發高燒了,雙腿隱疾複發又疼得砸東西了。」幾個傭人慌張的跑來跑去。
夏阮阮徹底清醒了過來,她很乾脆的起身往前面跑去。
推開卧室的大門,就見男人蜷縮在床上,俊朗的臉是病態的白皙,額頭因為高熱出了一層薄汗。
整個人因為疼痛更是死死的咬住牙,痛到渾身都在顫抖。
夏阮阮覺得心疼,外人都道賀大少陰狠暴戾,卻不知道他平時承受了多大的痛苦。
似乎聽到腳步聲,賀淵吼了一聲:「滾出去。」
「我能幫你。」夏阮阮快步上前,掀開床上的被子。
疼痛之下,賀淵竟然生不出力氣去推開她。
腿上的傷很嚴重、也很奇怪。

猜你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