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賀少的天價丑妻》[賀少的天價丑妻] - 第20章 能站起來了

「哼,你就是能看到!」夏阮阮知道賀淵能看到之後心裏開心異常。
不僅僅是作為醫生看到自己的患者痊癒的快樂,還有她真心實意的因為賀淵的健康而高興。
他可以健康正常的生活,這對她而言已經是一件非常值得高興的事情。
「那你怎麼不說出來啊?這樣你就可以回去工作了,也不用讓賀馳屹在你面前撒野。」夏阮阮問。
賀淵看着她獃獃的樣子又忍不住笑着彈一下她的額頭,「你自己想吧,小呆瓜。」
「你叫誰小呆瓜呢!」
「我餓了,飯什麼時候好?」賀淵轉移話題。
夏阮阮頓時想起自己的燉排骨急急忙忙的跑到廚房裡,「我的排骨!」
回到廚房還好排骨沒什麼事,她加了點水又用小火慢慢的收汁。
剛剛她一直沉浸在得知賀淵重獲光明的喜悅之中,但冷靜下來之後,夏阮阮也心下瞭然,賀淵確實是可以看到東西了,但現在仍然瞞着所有人。
想到他在賀家的事,還有當初她嫁來的時候送到她手裡的致啞葯,也許還有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,這下夏阮阮頓時有點明白賀淵的做法。
就算已經是個殘廢的瞎子,還是有那麼多容不下他的人,萬一知道他看得見豈不是更被推到風口浪尖上。
這樣的賀淵讓人心疼,夏阮阮想要保護他。
但又有些自嘲的笑了笑,她何德何能保護那麼強大的賀淵?
唯一能做的只有幫賀淵治好腿,留在他身邊堅定不移的支持他。
也許就連夏阮阮自己都不知道,在不經意之間,自己對待賀淵的感覺已經逐漸特殊起來。
入睡之前,夏阮阮照例給賀淵治療腿,他感覺自己小腿越來越熱,似乎有一些感覺,那種被細細的針輕扎的感覺。
雖然腿上的神經仍然無法被他牽動,但是他卻感覺真的夠了質的變化。
夏阮阮拔掉針之後又用手按摩他的小腿,這種感覺也沒有原本的那種麻木。
「現在有沒有什麼不太一樣的感覺?」夏阮阮一邊拔針一邊問。
「你是不

猜你喜歡